加拿大中国迫害问题人权论坛

由“一个自由世界国际”(一个自由世界国际)和加拿大圣约之子(B& 8217;奈布里特卡纳达(NAIBRITHCANADA)在加拿大几个主要城市(蒙特利尔、渥太华、多伦多和温哥华)共同组织了一次巡回多信仰人权研讨会。

论坛在渥太华举行。

国际恐怖分子迫害调查组织的代表李勋应邀在首都渥太华的一个论坛上谈论中国对恐怖分子的迫害。

世界维吾尔议会前副主席、加拿大维吾尔协会前主席梅米特·托蒂(MehmetTohti)谈到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李勋说:“在五千年的历史中,佛教和道教使人们通过身心修养获得真理。

然而,在1949年掌权后,小日本通过暴力和恐惧不断消除对其权力的威胁。

“论坛在渥太华举行。

国际恐怖分子迫害调查组织的代表李勋应邀在首都渥太华的一个论坛上谈论中国对恐怖分子的迫害。

(照片:周欣宇/)1999年小日本前领导人迫害恐怖组织后,“小日本威胁司法系统不为恐怖主义学生辩护。

整个教育系统迫使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学生诋毁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被迫丢掉工作,从家中被绑架,并被送到洗脑班。

日本奖励监视和报告恐怖分子受训人员行踪的告密者。

”李勋说道。

2008年,联合国酷刑专员曼弗雷德洛克(ManfredNowak)表示:“我们对恐怖主义受训人员遭到逮捕、酷刑、性暴力、死亡和不公正审判的报道感到关切……”他还在2006年的报告中说,中国66%的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是恐怖分子受训者。

李勋说:“100多种酷刑,包括电棍、电刀、持续几天的体罚、鼻孔插塑料管强迫进食、手指插竹签、强奸和性酷刑被广泛使用,迫使恐怖分子学生放弃他们的信仰。

2006年,大卫·乔治(David Giorgio)和大卫·梅赫塔斯(David Mehtas)的独立调查得出结论:“在小日本的体制下,为了获取巨额利润,医院从非自愿的恐怖分子受训者手中抢夺器官的时间继续存在,并大规模存在。

他说:“纵观历史,大规模灭绝的头号武器是仇恨宣传。为了成功根除恐怖分子,日本发动了大赦国际所谓的“大规模宣传攻势”,诋毁恐怖分子。

李勋引用大赦国际的话说:“官方媒体公开诋毁恐怖分子的活动在中国制造了一种对恐怖分子的仇恨气氛,并鼓励暴力镇压恐怖分子。”。

他说,“反华”和“政治”的标签在中国是最致命的。

任何被小日本贴上“政治”标签的人都会因为忽视小日本对他们的暴力镇压而受到谴责,因为他们认为镇压是合理的。

李勋引用人权观察主席的话说:“恐怖分子受训者是和平守法的公民,他们没有理由遭受侵犯人权。

关于恐怖分子威胁中国稳定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

认为恐怖分子对健康有害也是一种谬论。

危及健康的是警察和监狱官员虐待恐怖主义受训人员。

”李勋还谈到了恐怖主义学生面对镇压时的理性与和平的反迫害运动。

他说:“我们相信那些听到真相的人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不会被邪恶所欺骗。知道真相就像在黑暗中点亮一盏灯。一旦灯亮了,黑暗就会立即消失。

马吉德·沙菲牧师是“自由世界国际”的创始人和主席。

沙菲牧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人们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人们应该知道发生在恐怖分子身上的事已经触动了所有关心人权的人。

恐怖分子不应该独自面对万豪彩票斗牛对抗邪恶。我们需要与恐怖分子战斗,支持他们,理解他们。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与恐怖分子站在一起,面对邪恶的迫害。

”(照片:周欣宇/)他在演讲中说:“虽然我们仍然是一个小团体,但小团体可以改变世界。

“他讲述了自己成长的故事,他的信仰使他从只关注自己的社区转变为捍卫世界上每个人的权利。

他说:“一天早上三点钟,我醒来问自己:如果有人在我前面过马路时被车撞了,我会先问他宗教信仰,或者打911求助。

从那时起,我开始保护我能帮助的每个社区和个人。

“人们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沙菲牧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人们应该知道发生在恐怖分子身上的事已经触动了所有关心人权的人。

恐怖分子不应独自面对邪恶。我们需要与恐怖分子战斗,支持他们,理解他们。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与恐怖分子站在一起,面对邪恶的迫害。

他说,有信仰的人“面对迫害仍然面带微笑,他们有来自上帝的希望。

我们的敌人拥有强大的武器。

然而,我们有一个全能的上帝。

只要一个人活着,他就必须相信他可以杀死一个做梦的人,但是他永远不能碰他的梦。

“加拿大总理、议会秘书和议员皮埃尔·帕里耶夫出席会议表示支持。

(照片:周欣宇/)沙菲牧师说:“今天的世界必须知道并且必须面对恐怖分子在中国受到迫害的现实。

恐怖分子的朋友不应该孤立作战。

证据清楚地告诉我们,恐怖分子的朋友在中国正面临监禁、酷刑、器官切除和巨大的酷刑。

了解这些情况后,我很难保持冷漠。

当你知道邪恶正在发生,但你没有停止它,看着别人默默忍受,你和你的帮凶有什么区别?他说:“我仍然是基督徒,不是恐怖分子,但是如果我不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我想我是在为受害者做些什么。

现在中国经济似乎很强劲,人们在那里买东西。然而,当你知道这些东西大部分来自劳改营并迫害失去自由的人时,我们真的需要考虑是否停止这样做。

“弗兰克·迪芒特博士是英国人权协会(B’naiBrithCanada)的执行副总裁,也是该组织国际事务部和国际人权研究所(InsTitute International LafFairsandtheLeaguefor human Rights)的首席执行官。

他在讲话中说:“我们不仅在这里谈论犹太人的人权,其他人也在遭受人权伤害,默默地遭受迫害。每年,都有大量基督徒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迫害。由于经济利益,中国的人权损害问题一直被忽视。

这些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应该让人们知道。

“中国军队向维吾尔族和平抗议者开火。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乌鲁木齐的街道上仍然发生着可怕的事情。

目前,互联网、电话和任何通讯手段都被切断了。

(照片:周欣宇/)加拿大维吾尔协会前主席图蒂说:“中国军队向和平抗议的维吾尔人开火。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乌鲁木齐的街道上仍然发生着可怕的事情。

目前,互联网、电话和任何通讯手段都被切断了。

“弗兰克·迪芒特博士是英国人权协会(B’naiBrithCanada)的执行副总裁,也是该组织国际事务部和国际人权研究所(InsTitute International LafFairsandtheLeaguefor human Rights)的首席执行官。

他在讲话中说:“我们不仅在这里谈论犹太人的人权,其他人也在遭受人权伤害,默默地遭受迫害。每年,都有大量基督徒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迫害。由于经济利益,中国的人权损害问题一直被忽视。

这些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应该让人们知道。

(照片:周欣宇/)托蒂担心他的母亲和七个兄弟姐妹,但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

昨天托蒂得知他的一个弟弟被拘留了。

加拿大总理、议会秘书和议员皮埃尔·帕里耶夫(PierrePoilievre)出席会议表示支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