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上的差异还要求紫金矿业在海外筹集80亿英镑购买铜矿

尽管资金不充裕,紫金矿业也要出海买矿。

1月1日晚间,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披露公开增发预案,称将公开增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用于收购加拿大NevsunResourcesLtd.(下称Nevsun)100%股权。

此次紫金矿业选择募资方式为公开增发,也看出了其资金的紧张。

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孙铁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内公开增发,对紫金矿业而言是没有办法,不像其他的矿业公司自己兜里总是装着几百亿现金做起交易要好很多。

募资80亿元买矿据紫金矿业的公告显示,其公开增发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将不超过80亿元(含80亿元),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34亿股(含34亿股);而此次公开增发募集资金则是为了收购加拿大Nevsun。

据记者了解,2018年9月6日,紫金矿业以现金每股6加元的价格,向Nevsun发出全面要约收购;本次收购Nevsun100%股权的交易对价为18.58亿加元,(折合人民币约为93.63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29日,Nevsun全部已发行股份中的89.37%已接受紫金矿业的要约,紫金矿业本次要约收购已经获得成功。

紫金矿业方面表示,在初始要约期届满后,根据加拿大证券法相关规定,继续收购Nevsun剩余的股份。

对于此次收购,紫金矿业表示,收购完成后,紫金矿业将新增铜、金及锌资源储量(按权益)分别为825.30万吨、241.80吨和187.70万吨,本次收购有助于公司持续增加资源储量,提升紫金矿业核心竞争力和国际行业地位。

据了解,紫金矿业是一家以黄金、铜、锌及其他基本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为主的高技术、效益型大型矿业集团,主要从事黄金、铜、铅锌及其他矿产资源的勘探、开采、冶炼加工及相关产品销售业务,是国内第一大矿产金生产商、第三大矿产铜生产商、第一大矿产锌生产商和银、铁等其他金属的重要生产商。

而标的公司Nevsun系一家以铜、锌、金为主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公司,并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和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两地上市。

Nevsun拥有Timok铜金矿及Bisha铜锌矿两大核心资产,其中Timok铜金矿尚未开发,Bisha铜锌矿为在产矿山,Bisha铜锌矿2018年1-9月利润为2312万美元。

孙铁民告诉本报记者,全球收购用于增加储量和产量,是一个矿业公司特别是紫金矿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之路。

“中国缺铜,许多铜矿应该去做(去海外并购铜矿),并购是矿业公司的常态,一个大型矿业公司不是靠自身的内生的建矿,这个速度太慢,跟不上资本市场对其需求,所以对外并购是必然的。

”孙铁民进一步表示。

公开增发引质疑乍一看不错的收购,却在此次公开增发时引来诸多的质疑。

事实上,紫金矿业花大价钱要购买的标的也存在硬伤。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9月,Nevsun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7.3万美元、-8472.5万美元、-3253.9万美元,而紫金矿业选在全球股市正处于牛市之际的2018年9月溢价收购。

孙铁民表示,“目前对外来讲,紫金矿业交易是怎样的情形,需要时间去观察,并购价格非常高。

”紫金矿业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9月的净利润分别为18.40亿元、35.08亿元及33.52亿元,收购差钱的紫金矿业选择了公开增发。

紫金矿业表示,本次发行为向不特定对象公开增发。

本次发行采用包括但不限于网上、网下定价发行等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发行方式,具体发行方式由股东大会授权公司董事会及其授权人士与保荐机构(主承销商)协商确定。

事实上,近年来公开增发募集资金在资本市场上并不常见,与2018年拓斯达、新泉股份不超过8亿元的募资金额相比,紫金矿业80亿元的募资体量相当庞大。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记者,“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有权益融资(股票)和债务融资,两者又都分为定向和不定向。

采用公开增发新股,有两种情况:其一是对募集很有信心,相信市场会积极回应该募资,所以不需要定向;其二是找不到定向投资者,只能通过公开募集碰运气。

”“如果一家公司(如紫金矿业)使用公开募资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这家公司面临融资困难,公开融资非常容易引起外界对公司健康情况的疑虑。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表示。

二级市场也对此次公开增资产生了不满,1月2日,紫金矿业跌停,收盘报3.01元/股。

紫金矿业也发布了本次发行摊薄即期回报的特别风险提示称,根据上述假设测算,若本次公开增发完成当年(即2019年)的净利润与上年度持平,则本次公开增发募集资金到位当年(即2019年)基本每股收益及稀释每股收益(扣非前、扣非后)均低于上年度,将导致公司即期回报被摊薄。

国际化扩张方向2018年12月31日,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发表2019年新年致辞时强调,2019年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国际化发展方向。

“目前,公司海外铜资源储量远大于国内,且总量接近国际一流矿业公司的水平,要加快建设已经并购的海外重大矿业项目,实现投产增效;要在黄金产量超过国内的基础上,实现铜矿产量的重大突破,争取用三年时间,海外利润贡献超过国内。

”陈景河还表示。

早在2018年2月8-9日,紫金矿业2018年度工作会议上,陈景河提出了2018年要实现重大并购、投资的突破,快速培厚公司资源和利润,尤其是黄金资源和产量的增长;要坚持公司的战略自信和能力自信,该出手时就出手。

事实上,紫金矿业一直在国际化上加紧步伐。

除了收购加拿大公司Nevsun外,2018年9月17日,紫金矿业与塞尔维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投资3.5亿美元收购塞尔维亚国有铜业公司(RTBBOR集团)63%的股权。

但紫金矿业海外扩张也有失手的地方。

值得关注的是,紫金矿业曾在2015年拿下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公司(下称艾芬豪)9.9%股份,同一年又拿下艾芬豪位于刚果金的卡莫阿项目的49.5%的股份。

卡莫阿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高品位、未开发铜矿。

而在2018年6月,中信金属集团与艾芬豪达成协议,将以7.23亿加元收购艾芬豪19.9%的股权,成为最大单一股东。

在矿业行业中有声音指出,如果紫金矿业能够将艾芬豪矿业收购,而不是由中信金属集团收购,对于紫金矿业的未来发展可能更为有利。

而对于有色金属发展,孙铁民分析称,就目前整个市场而言,处于比较低迷的阶段,除与电动汽车相关的锂和钴未来一定会有发展的前景外,黄金整个市场目前预计在2019年会比较好,但是受制于美元加息的过程,幅度会比较有限。

而就此次选择公开增发及今后发展等问题,记者发采访提纲至紫金矿业证券部,截至发稿时并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