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森·陈质疑吴邦国的棋牌信息

北京全国人大主席吴邦国表示,中央政府已经给予中国香港高度自治,这继续吸引着中国香港各界的极大关注。

一些评论家建议谁将给予中央政府这一权利?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认为,吴邦国的讲话与中国香港高度自治和一国两制的重要原则有关。他敦促北京和特区政府尽快澄清,否则会影响外资,动摇金融中心的地位。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别记者在中国香港的采访报道。

吴邦国说,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不是中国香港固有的,而是北京赋予的,中国香港没有剩余权力,也没有分权,这在中国香港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正在天津访问的行政长官曾荫权表示,吴邦国的言论已在《基本法》中明确阐述,吴邦国的言论不需要为未来的政治改革讨论建立新的框架。

然而,曾荫权的前上司、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质疑吴邦国的讲话,称其与中国香港高度自治和一国两制的重要原则有关。他敦促北京和特区政府尽快澄清,否则会影响外资,动摇金融中心的地位。

两次走上街头的安森·陈(Anson Chan)表示,她将于今年再次参加7月1日的示威活动。她说,中国香港已经回归中国10年了,民主进程缓慢。“今年尤其是回归中国十周年。许多方面值得庆祝。参加示威是为了庆祝回归中国,并向公民表达他们对普选民主的要求。

中国香港信报林行止的评论则认为,吴邦国有关《基本法》的谈话,显示中国香港必须从「两制」向「一国」倾斜,北京给中国香港回归十年的赠兴就是「我作主子你当家」!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向本台表示:“政府是在二十多年前向全世界承诺让中国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国香港《香港时报》林行止评论说,吴邦国对《基本法》的评论表明,中国香港必须从“两制”转变为“一国”。北京回归10年后送给中国香港的礼物是“我是主人,你是主人”!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对台湾表示:“20多年前,政府向世界承诺,中国香港将由香港人高度自治地统治。

如果你20年前对香港人说,所谓“港人治港”是北京决定的,每一步每一个小进步也是北京决定的,那么你可以想象当时世界对“一国两制”和梅州体育彩票网的信心是否仍然存在。《苹果日报》周五在皮克发表社论称,吴邦国并不真正理解《宪法》、《基本法》或中国香港的特殊地位。

评注说,《基本法》不是来自空。《基本法》的重要原则和基础不是随便定下的,而是以国际协议和中英联合声明为基础的。

例如,《联合声明》第三条第二款指出,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但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

由此可见,中国香港在回归后所享有的权利和特殊地位,不仅得到中央政府的授权,而且是由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定所赋予的。它们源于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并以政府对国际社会的承诺为基础。

像这样的庄严承诺和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不能任意修改或解释。

中国香港的亲北京报纸《大公报》周五援引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的话说,高度自治是中央政府授权的。事实上,这只是一个一致的事实。吴邦国委员长只再次提醒大家。

他说,中国香港的一些政治人物认为,中国香港的宪法审查只是修改了几部法律。事实上,宪法审查最终要得到北京的批准。

然而,《苹果日报》的一篇评论称,吴邦国说,北京给予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并不是中国香港所固有的。然而,谁给中央政府权力?文章说,人民可以随时“没收”政府的权力。政府声称坚持共产主义,但没有坚持“来自群众,走向群众”的基本原则。

目前,中国香港最大的要求是普选行政长官,让人民可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出理想的领导人。参加普选的行政长官必须在他的政纲上努力工作,细心了解市民的需要,让市民投票回应。

只有透过这个过程,行政长官才能获得市民赋予的权力。

这些是自由亚洲电台特别记者在中国香港的面对面采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