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农业贷款同比仅增长1.8%。对农业、农村和农民的金融服务远远不够:农村地区的金融缺口高达3万亿元。

三农,即“农业、农村、农民”。

长期以来,三农金融一直是金融服务的薄弱环节。

为改善和加强三农金融服务,国家多次出台多类政策支持发展,目前来看,已经建立起了包含持牌经营的农村银行类金融机构、与三农关系密切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近年兴起的涉农金融科技公司等在内多层次农村金融服务机构体系,三农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正在逐步提高。

但是,相关研究数据显示,三农金融服务远未充分。

5月23日,记者从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和中业兴融联合发布的三农金融服务发展报告2019(下称:报告)中了解到,截至2018年年末,金融机构全口径涉农贷款余额为32.7万亿元。

农业贷款余额为3.9万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8%,全年增加额仅有1000亿元。

报告还透露,开展农村金融业务的新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全面铺开的大背景下,2018年仅剩下56家,当年涉农网贷借贷余额约370亿元,在整个网贷行业借贷余额中的占比仅为2.29%。

中业兴融CEO李德在上述发布会上更是坦言,农村金融缺口高达3万亿元,农户融资难、融资贵依然是农村社会经济发展的一大阻碍。

但这也说明,三农金融服务是一个广阔的舞台,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参与。

金融机构涉农贷款增速曲折下降上述报告分析称,涉农贷款的发展受困于获客难、风控难,且业务开展的标准化程度低,规模效应不显著。

截至2018年末,金融机构全口径涉农贷款余额为32.7万亿元;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农村(县及县以下)贷款余额为26.6万亿元,同比增长只有6%,全年增加额为1.9亿元;农业贷款余额为3.9万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8%,全年增加额仅有1000亿元;农户贷款余额为9.2万亿元,同比增长13.9%,全年增加额1.1万亿。

可供对比的是,本报记者查阅央行发布的2018年金融统计数据时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136.3万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比上年末高0.8个百分点;全年增加16.17万亿元,同比多增2.64万亿元。

其中,仅房地产贷款的余额就达到了38.7万亿元,同比增长20%。

分金融机构来看,2018年银行涉农贷款仍小众,增长乏力。

报告称,截至2019年4月15日,已公布2018年年报的29家银行(包括A股和港股上市银行)的部分数据显示,各行涉农贷款在总额中的占比较小,2018年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值平均值为2.04%,中位数为1.57%,峰值出现在九台农商行,对应比值为5.8%。

排除最高值影响,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值平均值进一步缩小至1.9%。

而2017年,这一数字为2%。

“而从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值同比变化上看,在数据可获取的28家银行中,19家银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趋于下行,下行银行数量占比达67.86%。

”零壹财经高级分析师王晶在诠释报告时表示。

去年涉农网贷平台仅有56家在农村金融借给的机构中,近年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成为一类不可忽视的市场主体。

报告研究显示,网络借贷平台涉足农村金融业务最早可溯至2009年,彼时,零星的农户或农村小微企业通过红岭创投等平台获得消费资金或短期流动资金。

2011年,国内首个聚焦三农服务的P2P网贷平台翼龙贷上线,标志着网贷平台开始有意识地投身农付金融领域。

2014年-2015年,互联网金融得到政策的大力支持,涉足农村金融的网贷平台呈现“跳跃”式增长。

但到了2016年,由于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全面铺开,新上线的网贷平台数量明显减少,提供农付金融服务的新平台同步减少。

2018年,全国提供农付金融业务的平台仅剩56家,当年涉农网贷借贷余额约370亿,在整个网贷行业借贷余额中的占比仅为2.29%,借贷金额规模大幅缩水。

据王晶介绍,近年涉农网贷笔均借贷余额变化明显,数字从2014年顶点时的41.99万元逐步下降至2018年的6.3万元。

“受到监管政策限制、平台经营选择等因因素,网贷平台的涉农贷款更加体现了小额分散的特征。

”她说。

报告认为,从各类机构整体的借给情况上看,涉农贷款业务实属小众业务,增速乏力,在未来发展过程中,难点与机遇共存。

对此,中业兴融CEO李德非常认同。

他在科技赋能三农金融助力乡村振兴的主题演讲中表示,三农金融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三农金融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三大机遇,也面临着三大挑战。

”他说,机遇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农村庞大的人口基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农村人口数量有5.7亿,金融需求非常大。

广大的农村蓝海还有待挖掘。

二是加速释放的政策红利。

在最近今年国家政策的引导下,农村的基础设施不断加强,财政资金投入也重点转向农村,未来发展潜力很大。

此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也刺激可农业农村的经营活力。

三是强劲的增长势头。

近年来,农村金融人均纯收入增长率和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呈现良好势头,消费潜力巨大。

而他认为的三大挑战则体现在:一是三农分散。

前我国三农人口和农业类型处于高度分散状态。

从而导致金融机构服务成本高、效率低。

二是三农金融需求主体多元化。

近几年出现的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都是有金融需求的三农主体,加上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为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经济带来诸多困难。

三是多重风险因素叠加。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灾害、虫害、疫病等风险越来越大,农产品价格波动等导致供需失衡。

李德介绍说,自2015年成立伊始,中业兴融即开始布局农贷业务,专注于科技赋能三农金融,主要瞄准新生代农民群体,锁定云南区域市场,引导民间资本投向实体经济,践行普惠金融理念。

截至2019年4月末,中业兴融累计注册会员近150万人,累计交易额约164亿元,累计为5000余户小微企业、3万户农户、数万年轻消费群体和1000余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实现融资。

其中,截至2018年末,中业兴融累积撮合助农资金10亿元,而对应的不良率则仅有0.7%。

李德表示:“金融服务不是做慈善,而是做传统金融机构的有效补充,也为实现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利帮助。

三农金融服务是一个广阔的舞台,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参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