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中国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

陈晓凤的转型升级已经喊了很多年,行动了很多年,但效果不是很理想。

面对一个无法呼吸的烟雾弥漫的日子,面对被完全污染的河流和湖泊,面对越来越多的有害有毒物质渗入农田…中国人民终于知道,当前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转型升级必须“敲开强者的手臂”。

在空之前统一是件好事,我们还必须感谢烟雾。

然而,即使“全民团结”,也不意味着可以立即找到调整经济结构和改变发展方式的方法。

这不是真的。听到德国提出“工业4.0”后,中国人民再次兴奋起来,纷纷呼吁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各界专家纷纷提出建议,认为这是中国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

什么是德国工业4.0?简而言之,剥去“玄”的外衣,德国工业4.0只是德国政府在其2020年高科技战略中确定的十个未来项目之一。它已上升为一项国家战略,并已投资2亿欧元。它主要包括两大主题。一个是“智能工厂”(Intelligent Factory),研究智能生产系统和过程以及网络化分布式生产设施的实现。

二是“智能生产”,主要涉及整个企业的生产物流管理、人机交互以及3D技术在工业生产过程中的应用。

目的是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处于领先地位。

它看起来相当耀眼,似乎从远处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的转变指明了方向。

事实上,事实并非如此。德国是谁?德国是欧洲最大的制造国和全球制造大国。德国制造代表创新、质量和技术领先。

我们怎么办?“中国制造”是获得资源、人口和环境红利后的“价廉物美”产品,其比较优势正在迅速丧失。

如果我们追随德国的“工业4.0”,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改造和升级,就像大学生们在谈论继续“掌握、掌握、学习”或者先找一份更好的工作一样,小学生们迫不及待地要加入讨论。

不可以妄自菲薄,也不能够自高自大。我们不能贬低自己或傲慢自大。

制造业是中国发展的基础,也是我国的基础。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由“中国制造”创造的。中国13亿人口需要“中国制造”来确保就业。中国未来的发展仍将取决于制造业。与此同时,在全球产业分工中,中国制造业仍处于价值链的最低端。中国脆弱的生活环境仍然受到“中国制造”的威胁。

那么,“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从哪里开始呢?如果我们仍然停留在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从传统成本优势向技术优势转变的口号上,在现实条件下,我们可能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答案。

因为国内需求和技术优势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它需要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

尽管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如何才能使市场资源的配置更加有序和高效?市场资源高效有序配置后,如何获得新的成本优势?在新的成本优势下,如何实现从“要素经济”向“效率经济”的转变?不要谈论真相。

模拟传统造纸企业的“经营情景”或许可以解释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实时了解造纸行业上游原材料如木浆、草浆、麻浆、芦苇浆、甘蔗浆、竹浆和碎布浆的价格变化和影响因素…如果我们能够实时洞察全球宏观社会事件和自然事件,例如,智利的强烈地震和芬兰这个造纸大国的罢工,可能会对造纸行业产生影响。如果我们能够实时了解造纸技术的变化、工业发展趋势、龙头企业的新趋势、替代市场的增长率、能源价格的变化以及环境保护政策和措施,如果我们能够实时了解世界纸制品的进出口、技术性贸易壁垒的趋势以及营销渠道的变化、竞争对手的市场行为…如果我们能实时了解市场份额的增减、消费者的消费趋势、各地区纸制品的招标投标、国内造纸产能的变化、人口出生率的增减、学生辍学率、节日礼品的销售情况…如果我们能够了解国际特种纸的价格上涨、阔叶纸浆的新增长、针叶纸浆和木浆需求的变化、自制浆比例高的公司的变化、生物制浆技术的发展、化学纸浆比例的变化、废纸回收率的变化以及森林纸浆和纸的一体化的变化…如果我们能了解美国、加拿大、芬兰、瑞典、挪威、新西兰、智利等国家和地区的纸浆产量…显然,如果传统造纸企业能够实时掌握上述7*24的信息,并以此为基础进行决策和操作,相信会大大降低能耗,大大提高效率,大大控制成本,充分体现优势…因此,“要素经济”将转化为“效率经济”。

信息不对称是市场经济的最大缺陷。信息的充分流动是市场资源有序高效配置的基础。

简而言之,当市场信息和智能对称时,企业将做出明智的决策,中国制造业将成为“智能制造业”。中国将能够在新的成本优势下崛起为一个“高效经济”,中国的转型升级是意料之中的。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数据信息的来源、收集、存储、挖掘和分析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数据收集的成本已经大大降低,数据的价值继续增加。数据信息已经成为继资本、技术和人才之后的第四大核心竞争力。上面描述的“场景”不再困难。

道路就在你脚下。

问题是:你是否认识这条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