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公有制经济沙龙在北京举行,李进解读民营企业参与混合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路线图

2017年4月23日,中国非公有制经济沙龙第二阶段在北京大学中关村成功举办。沙龙是每月一次的活动,重点是国家经济形势、产业政策、社会热点和为企业提供的其他服务。

第二阶段,中国企业改革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进应邀就民营企业参与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和国有企业改革发表专题演讲。

李进首先介绍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最新发展。

日前,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旗下子公司中国东方航空空物流有限公司对引入外部投资者和员工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下简称“混合改革”)计划的实质性启动表示欢迎。

“这是航空空领域混合改革的破冰之旅,对整个航空空货运市场产生了影响,也为其他中央企业实施混合改革提供了一个样本。

”李进说道。

东航混合改革的特点是明显的。

据李锦介绍,第一个特点是由全资到出绝对控股权,持股比例降低至45%,幅度极大。据李进介绍,第一个特点是从全资控股到绝对控股,持股比例降至45%,这是非常大的。

非国有战略投资者和金融投资者持有总股本的45%;其余10%将由核心员工持有。

其次,东航混合改革实现了优势链的整合,打造了强大的“门到门”综合物流能力。

李进表示,从引入私人战略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其目的是在保持持股的前提下实现优势链的整合。

引入第三方物流、物流地产和快递快递投资者,可以补充和结合中国东方物流强大的承运商空的优势,共同打造强大的“门到门”综合物流能力。

李进认为,更重要的是,东航的混合改革在员工持股方面取得了突破,中高级管理人员不受1%的限制。

所有参与混合改革的人员必须“脱下马甲”,改变他们作为国有企业员工的身份,终止与东航的劳动合同,与东航签订完全市场化的新合同。

“脱下背心”,中高级管理人员不受1%的限制。

“机制和制度的双重突破激励了员工。

员工持股计划的实施是为了从机制的角度激发员工特别是管理层的责任和积极性,进一步解决产权多元化改革中业主缺位的问题。

”李进说道。

至于改革的意义,李进认为,东航的混合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商业模式,可能打破“十年九亏”的恶性循环。

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5年,整个中国民航的货运量增长了12%,但运价下降了27%。

2015年,国航、东航和南航的平均货运价格为1.27元/吨公里,几乎没有利润空。

相比之下,国内快递公司如顺丰和童渊已经建立了自己的货运公司空。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等国际快递巨头也经常增加到中国的货运路线。

中国东方物流希望建立快速供应链平台,成为高端物流解决方案的服务提供商和航空空物流地面服务的综合提供商。

东航混业经营的经验是客运和货运分开,“混业经营”突破薄弱环节。

李进说,与难以制造的航空公司空客运相比,航空公司空货运市场更加困难。

近年来,一些传统的全货运航空公司空逐渐退出市场,由欧洲航空公司空货运巨头汉莎航空公司空和深航空组成的合资公司崔飞航空公司空也已经破产。

李进注意到,现在,中国东方物流已经以一种混合的方式“转变为起飞”。如果仔细观察,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也将准备“起飞”。

4月22日,国航宣布,近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收到控股股东中国航空公司空集团公司(以下简称“AVIC集团公司”)的通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回复,同意AVIC集团公司进行国航空货运物流混合所有制改革。

公告显示,AVIC集团公司将开始航空空货运物流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公司及其部分子公司经营航空空货运物流业务,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具体实施可能涉及本公司及其这些子公司。

“2017年将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成果的一年,这是关键的两年。

目前,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或项目已经选定。企业改革计划已经提出,2017年将是登陆之年。

”李进说道。

李进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将围绕“全面推进、重点突破”八个字推进。我认为第一个层次是国有企业改革的突破,第二个层次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突破,第三个层次是具有垄断特征的国有企业改革的突破。

他认为,混合改革已成为2017年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突破方向。

本次活动由商务部研究院服务贸易专家委员会、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互联网金融研究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双创办公室、中国非公有制经济联合会、北京经济贸易委员会信息科学研究所、北京大学校友会创业协会、中国企业之声研究所主办。

相关政府部门、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投资公司、新闻机构等领导。参加沙龙活动,围绕各自关心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流和互动。

商务部研究院服务贸易专家委员会特别研究员、中国非公有制经济联合会秘书长张晓东主持了沙龙。

发表评论